“摆酒席”引发的经济学思考

1 2017-02-04 4:38:19 下午 299 | 衍金名家|金融
开春大吉

今天正式上班,小伙伴们排排站,手里拿着红包,嘴边都咧开了花,新年新气象,我们一起撸起袖子卷起裤腿,2017好好干!

春节期间大家除了互相拜年,还有一项必不可少的活动,那就是“摆酒席”。红白喜事,摆酒席的可不少。特别是在春节,村里人都在,最是摆上几桌酒席庆祝满十大寿、儿子满岁、女儿婚嫁等等喜事的时候。我这样说可不是为了突出什么新年新气象,而是关键在于吃了人家的好酒好肉,你得留下一定的礼金,就是人民币,我们这里称为“写数”。

对于这种活动,现在的90后、00后可能不太乐意参加,吃酒席的时候满桌都是些爷爷姥姥级别的人物,年轻少女真是一个也难见。我妈让我去,我也不乐意,但是想到我“写数”了之后,对方给我一个红包,我就欣然前往。

酒席吃完了,我带着一个装了40块钱的红包,一包23块的芙蓉王香烟(我们公司的首席科学家只有在极度经济困难的时才抽的这种)、一瓶加多宝、一瓶王老吉、满肚子的猪鸭鱼肉王八甲鱼回来了。我妈问我是不是写了200块钱,我说没有,我写了100块。我妈相当震惊:什么?你写100块钱,岂不是人家还亏了!你别缺德呀!我再次肯定的说了一次,她才勉强相信,碰上我这种吃酒席的人真是欲哭无泪。

接着我妈跟我算了一笔硬账:红包40元+香烟23元+王老吉和加多宝6元+饭菜约50元+厨子费用+桌子椅子费用>=119元,你看,这里的费用已经远远超过一百了,你写一百,来年我们家办酒席,对方就不会来了。很有道理,我真写少了,摆酒席一般都应该赚,怎么能让人家亏呢。

为什么说摆酒席应该赚?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讲,吃酒席给礼金是一种小额的免息借贷(你现在可能还会怀疑这点),农民伯伯都没有钱,碰上嫁女儿、儿子结婚、家里老了人,都要花费相当多的钱,这时再摆几桌酒席,接一定的礼金,基本上就可以免除相当大的经济风险,等过了一些时日,给你写礼金的人办酒席再还回去,这就是一种跨时间、跨空间的价值交易行为,在对没接触经济学的人看来,这种行为只是披上了人情的外衣,说礼尚往来都是说到了皮肤没有说到骨肉。但是反过来,人情作为一种润滑剂,起到了很大的面子作用。

摆酒席有着非常积极的作用,这点我深有体会。

20年前,我还是祖国的花朵的时候,我们家建了一栋房子,花了9千多块钱,我记忆尤新还不到1万。农民的日工资只有3元,如今130,虽然涨了四十多倍但依然微不足道。屋顶上盖的是黑瓦,木板做的阁楼(别人一说要烧掉我家,我就怕的要死),跟现在的房子自然不可同日而语。但在那时,几乎花掉了我家的全部积蓄。没钱了,怎么办呢?办一场酒席,接点礼金补充家用。

我家建了房子没几年,我的曾祖母就过世了,为期一个礼拜的丧礼花了我家6千多块,这个数字想想就吓人,几乎是半栋房子,那时还让我家负债。又没钱了,怎么办呢?办一场酒席,接点礼金补充家用。我们这里的丧制固然不合理(我们这里丧制有着致命的缺陷,但同样是由于经济原因),但可以看出办酒席其实就是一种转移风险的金融行为,是一种免息的借贷行为。

金融的核心是跨时间、跨空间的价值交换,所有涉及价值或者收入在不同时间、不同空间之间进行配置的交易都是金融交易,依此看来,在两千多年的小农经济社会,农民不富裕,生活艰难入不敷出,依靠宗族血缘关系的摆酒席收礼金是一种有着坚实社会经济基础的金融交易,随着时代的沿革传习至今。

在我们农村,向外人借钱利息一般是1分,年化百分之12;但是随着经济收入的提高,利息也水涨船高达1.5分,年化百分之18%,这足以称得上高利贷了。农民朋友对于如此高的利息肯定是接受不了的,甚至是不能接受有利息的借贷的。

由于农民本身微弱的经济收益,会自然而然的产生仇富心理,借贷很容易成为“高利贷”。在中国,“高利贷”不仅代表着高昂的利息,更带有强烈的负面感情色彩的意识形态。为什么农民的借贷行为会视为“高利贷”?农民利益不仅没有因为借贷行为致富,反而使农民的利益受损?历史学家方行在他发表的《清史研究》这样解释:“高利贷资本和商业资本的收益,属于高收益还是低收益,都会自然地同封建地主的土地收益相比较,并会以后者作为衡量标准。”这种解释的意思是如果种地能挣钱,那农民朋友是愿意借钱的,可以用种地的收益来承担利息,但是如你我所知,封建社会土地在地主收益,没有土地就不能致富,农民的借贷利息对农民来讲是非常昂贵的。

现在社会经常喊一个非常时髦的口号:“普惠金融”,很多公司(包括我现在入职的公司)都将普惠金融视为自己的使命,致力通过合理合法的金融运作来满足底层大众的资金需求,在整个过程中为需要资金的个人和企业创造真正价值的同时,实现企业的社会价值。通过我上面的分析,普惠金融的“普”字有更深层的理解和困难,她有点复杂难以找到切入点,但是基于现代经济和金融证券技术的发展,普惠金融一直在不同层次上和不同程度上得以实现(嘿嘿,我们公司也是在做这样的努力)。

摆酒席这种隐性的金融交易行为不会存留太长时间,可能随着个人经济实力的提升,写数只写一百块的人越来越多,给你一百块,你还是嫌弃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